当地后来出现了一些中日结合的纹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桂由美,日本著名婚纱设计师,全日本婚庆协会和亚洲婚礼文化研讨会会长,意大利服装协会首位亚洲成员。她是日本的婚纱之母,也是婚礼和服的卫道士,而50年前她也经历过被日本最大的百货商店拒之门外、彩色的“卡哇伊”婚纱不被西方买账的岁月……

  桂由美,日本著名婚纱设计师,全日本婚庆协会和亚洲婚礼文化研讨会会长,意大利服装协会首位亚洲成员。从事婚纱设计50余年,著有《婚礼学》、《婚礼美丽百分百》、《桂由美婚纱》等作品。她的设计深受日本皇室及明星推崇,曾为罗马教皇设计出席复活节仪式活动礼服,中国艺人大S、胡静及运动员谢杏芳、杨云等人婚礼所披婚纱也皆由她设计。

  如果你关注亚洲时尚设计师,一定对桂由美这个名字以及她的经典形象不陌生鲜艳的套装裙,同色系的特本头巾压着齐刘海,看不出年龄。

  或许你对Elizabeth Emanuel的名字并不熟悉,但你一定不会没见过戴安娜王妃那件令人惊艳的婚纱。那是1981年那场“世纪婚礼”前,设计师Elizabeth和David Emanuel夫妇为戴妃量身定制的。

  她是日本公认的“万年少女”,但其实从小对外貌自卑,连丈夫也总拿她开涮:“你不要笑,一笑新娘们的幻想都碎了”,“你不适合和服,都送人吧”。

  她是朋友口中“最浪漫的人”,“365天不休息的人”,“永远有梦的人”,50年设计生涯策划了超过500场秀,主题从未重复。

  她是日本的婚纱之母,也是婚礼和服的卫道士,而50年前她也经历过被日本最大的百货商店拒之门外、彩色的“卡哇伊”婚纱不被西方买账的岁月

  开店后,她开始没日没夜的拼命工作。王薇薇是著名的工作狂,每一件衣服亲力亲为不说,还会跟着打版师一起边做边学习。

  在靠近日本政治中心永田町的乃木坂,有一幢七层的小白楼,每层的四面都用展示着婚纱的圆拱形玻璃橱窗装点,在凝重的写字楼群中,宛如一位亮丽的仙子。

  这里就是桂由美的大本营。上午十点半,初春清朗的阳光洒进这幢白色小楼的顶层,桂由美以她的经典形象坐到了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对面。这天的主题色是艳粉,包括拎包、披肩和指甲,教母气场。在采访过程中,她反应敏捷,思维清晰,即使对一些年代数字也毫不含糊。

  桂由美:想要设计婚纱的契机是,我大学毕业后在母亲的洋装学校帮忙,给三年级学生出毕业作品题目,选择了婚纱。那还是日本婚礼基本都穿和服的时代,布料、配饰等都很难买到,也很贵,本来应该很漂亮的婚纱,学生们做出来的都很不像样。于是我决心在日本做出西方那么好看的婚纱,并且想如果大量设计推广,也就不会那么贵了。

  决定以此为毕生职业是在30年前,那时我刚刚建起自己的婚纱沙龙,有一天皮埃尔巴尔曼(法国时装设计师)路过这里,要求进来参观。他对我说,世界上最美丽的衣服就是婚纱,你能每天设计婚纱,太令人羡慕了!听到皮埃尔巴尔曼的话以前,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曾经犹豫过,比如商场不愿意出售婚纱,因为怕影响更赚钱的和服生意,而且那时东西方差距大,设计观念不被接受。但从那以后,我确定了这是我的“天命”,能设计婚纱的天职和幸运。

  Q:您如何开创并积累自己的设计传统?A:在我开始设计婚纱的年代,东西方在婚纱的设计、工艺、材质上都差距悬殊。那时我去巴黎留学了一年,向老师交作业时,经常会被评价说“还不够优雅”,巴黎就是这样一个极致追求优雅的城市。巴黎是我作为设计师的原点,它把优雅这一理念植入了我的灵魂深处。现在我培养桂由美品牌的新人设计师,也不断告诉他们,桂由美婚纱必须要优雅。我也设想将来人类可能可以去月球举行婚礼,想尝试设计宇航服婚纱,但不管做多么摩登或者变化的设计,在某处一定要闪现着优雅,这是灵魂。

  A:如果只是模仿西方,怎么也无法真正在婚纱世界中占据一席之地,我意识到要做出不输给西方的婚纱,就必须用只有日本才做得到的东西来决胜负。最初我在设计思路上是倾向于“卡哇伊”(可爱)风格。在日本,人们称赞女孩和新娘都用“可爱”这个词,但西方不太接受,我的设计师朋友告诉我,在西方她们都是用“性感”来称赞女孩。

  于是我转而向东方的传统来寻找设计和材质的灵感。我把和服的“裾”(下摆)引进婚纱,从上半身到大腿都收紧贴身,从比膝稍高的地方开始优雅地展开,突出女性曲线,也拉长腿部线条。因为西方没有人用过那样的线条,同时贴合了他们对“性感”的追求,所以被命名为“由美线条”(YumiLine)。材质上我也不用法国的蕾丝和意大利的丝绸,而是引入日本独有的蕾丝织法和材质。这种设计在1981年的纽约秀场大获成功,之后在罗马举行的主题为“和纸”的4场秀也非常轰动。

  A:日本有一句话叫“惟留含蓄存余韵,方为至善尽美”。日本的美不是一览无遗的,而是含蓄的,一点一点展现的,需要仔细观察,在细小的地方也有精细用心和深意。所以我强调桂由美婚纱要360度无死角,要有无数细节,经得起慢慢品味。这一点也是我们相比西方婚纱的优势,西方粗糙一些,常常是前后很美,但在一些细节上不太注意。另外,日本传统独特的色彩感以及茶道的“清静和寂”,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源氏物语》等也为婚纱秀的场景提供过灵感。

  Q:推广婚纱和西式婚礼会不会削弱民族传统?A:我坚决不赞成用婚纱替代民族传统婚礼服装,像欧洲本来有多种多样的民族传统婚礼服装,现在基本被白色婚纱一统天下,只有北欧的芬兰等极少数国家还有保留,这非常可惜。但也没有必要因为要保护传统就抵制婚纱。我赞成传统和革新并存,和洋并蓄。

  A: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婚纱流行以后,和服开始不受欢迎,不仅因为价格,而且由于和服笨重,以及配套的假发梳头、涂白脸等确实不符合现代人的要求。于是我在推广婚纱时,也利用婚纱的一些优势特点对婚礼和服进行了一些改造,比如将和服的多层改为两层,便于婚礼时换装;设计上也引入一些新图案和婚纱式的拖尾,从线条上增加华丽感等。

  而我在为婚纱寻找刺绣、织染新元素的过程中,也尝试使用一些日本传统手工艺,如博多织、西阵织、佐贺锦等来制作婚纱,实现了像里昂丝绸一样豪华轻薄的材质。

  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筹备搭建,还有舞台工作人员负责熨幕布,整个场馆看起来比较简单朴素,可能跟还未完全布置好有关。据悉,此次婚礼大约有300多宾客到场,届时有不少明星宾客到处祝福。

  中国也是一样,旗袍等一些民族传统服饰以及刺绣、织染都非常美,我自己也经常去苏州等地寻找灵感。虽然中国现在穿婚纱和举行西式婚礼的人越来越多,但我非常希望这些传统能保存下去。

  Q:您曾说希望有三个分身,分别在巴黎、东京和北京。如果说巴黎是您作为设计师的原点,那东京和北京分别是什么呢?

  A:东京是我开始婚纱设计的地方。经由我,日本的婚纱从东京起步,所以我对东京的婚纱设计有一种类似责任感的情愫,希望把日本的婚纱做得不输给欧美;北京可以说是代表着未来,这个未来不仅是市场,而且是活力和创造力。

  1986年我应邀第一次去中国举办婚纱秀的时候,有媒体记者对我说,虽然婚纱很漂亮,但在中国一身白色是葬礼时才穿的,要想在中国发展,还是做红色婚纱好。不过恰巧婚纱秀前一天,我在北京饭店旁边的一家展示着白色婚纱的照相馆看到有几十个女孩子在排队,请翻译上前一问才知道,她们都是在等着照婚纱照。那时我就认定,不久这些女孩子肯定会想在举行婚礼时也穿白色婚纱的。

  中国的变化非常大,婚纱和婚庆业现在已经非常发达,尤其是婚纱摄影。中国的刺绣工匠也比日本多,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刺绣全都交给苏州那边做,还教中国工匠日本的刺绣纹样和方法。当地后来出现了一些中日结合的纹样,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交流。

  不久亚洲高级定制时装秀要在新加坡举行,以日中韩的设计师为主。像刺绣、织染等很多传统技术是亚洲的共同财产,需要共同加以保护并向世界展示。现在日本与中韩关系不太好,希望通过服饰交流能促进彼此的友好。

  Q:您如何看待今后婚纱设计的趋势?A:我一直认为,作为设计师最重要的是读懂时代。时尚流行的规律是螺旋式上升。流行会不断循环重复,同时在一些细节上进步。不过现在有一个最不同于以往的趋势,就是个性化和多样化。在戴安娜婚礼的时代,人们对流行都是趋之若鹜,现在人们更喜欢适合自己的时尚。

  原定1小时的访谈持续了约1个半小时,桂由美始终精神饱满,兴致勃勃。最后因为下一行程,秘书不得不端上放着七八个精致的欧洲小碗碟的午餐盘。桂由美一边向记者道歉,一边从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代糖倒进咖啡里,令记者想起《桂由美的魔法》中收录她与日本媒体的对话:“我不喜欢自己的体型,自己设计的衣服自己穿不了减肥已经成为我的生活习惯,随身带着代糖,喝脱脂牛奶,不过甜食怎么也戒不了!”此刻的她,不是日本的婚纱之母,而是一个满怀着少女心的小女生。

文章关键字:婚纱设计学校

所属于栏目:充值渠道

上一篇:每个人都应该有她独特的嫁人的衣服
下一篇:澳门英皇賭场

相关文章

澳门英皇賭场
当地后来出现了一些中
每个人都应该有她独特